原诗

一个对自己的感情百般纠结却迟迟不敢开口

一个习惯性依赖迟钝的认识不到自己感情

其实他们离开了彼此也能活下去,也能碰到喜欢的另一个人。

对方的名字只存在于大学的美好时光里,存在微信的通讯录里。随着平凡更替的世界遗失在回忆里。

那个时候,

老高会偶尔想起来他喜欢的过的那个卷卷头发青涩的如同高中生一般的人,那个在他发病的时候喷上消毒水对他说“我现在能过来了吗”的人。

欧阳也会想起自己大学的那个外表光鲜内里龟毛的宿友,想起他对别人毒舌却好言好语劝他去上课,想起开学带他去澡堂、迷路把他领回宿舍的人。

然后他们就将这一不小心拎出来的回忆再次塞回脑海去。

想起是一瞬间,忘了也是一瞬间。

同人越甜,再想起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心里就越拧巴拧巴的疼。官方几大刀下来,越看越难过。